他们都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 汉堡中国

他们都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他们都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竭力推荐《CHINA TIME》两场音乐会)

中德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关愚谦

中国“魔弓”黄蒙拉

黄蒙拉
黄蒙拉

为举办2006年中国文化节《CHINA TIME》, 我累得几乎丢掉半条命,再不想干了。谁知汉堡《CHINA TIME》组织者噶尔古拉小姐一再问起,今年2010年的《CHINA TIME》我们有何计划?我都无言以对。偶尔,去年,在一次公开场合,我邂逅了一中一德两位女士,她们合手新成立了一个中国商务文化交流公司,很想为中德 文化交流做点贡献。这又无形中激起了我组织音乐会的兴趣。第一个就想起的就是中国小提琴魔弓黄蒙拉。
几年前,著名国际指挥家汤沐海来汉堡指挥汉堡交响乐团,请中国小提琴家黄蒙拉参加独奏演出。最后他独奏的意大利作曲家帕格尼尼随想曲,把全场推向高潮。鼓 掌、跺脚、欢呼声,经久不息。使我听呆了,连想起了少年时我拉小提琴的那个年代,我曾看过一个反映帕格尼尼一生的电影《魔弓-MAGIC BOW》,看得我如醉如痴。
没想到,事隔几十年,中国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毕业于伦敦皇家音乐学院的“魔弓”黄蒙拉(MENGLA HUANG)。原来,他是2002年“意大利第49届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的金奖获得者,还获得帕格尼尼随想曲演奏奖和其他大奖。一个中国年轻人,在 欧洲帕格尼尼的出生地意大利,夺了冠军帽,那还了得?自此以后,我成为了他的粉丝,后来发展为忘年交,连续听了他几场在各地的独奏音乐会。更令我刮目相看 的是,奥运前夕,他被北京邀请参加新建的国家大剧院开幕式首届音乐会的演出。我真想请他来参加今年汉堡中国文化节9月25日《CHINA TIME》的闭幕演出,地点在汉堡国立音乐学院的演出大厅,但又怕他不肯,谁知一个电话打过去,他一口就答应了。我的面子好大噢!心里好高兴!


金嗓子、小黄莺龚丽妮

龚丽妮
龚丽妮

龚 丽妮,这个可人的姑娘是我于2004年认识的。某天黄昏,我从汉堡美丽的阿尔斯特湖散步后返家,在汉堡音乐学院的大门口,忽然听到银铃般的笑声, 转头一看,是一个大眼睛的漂亮亚洲姑娘正在用流利的德文和同学谈话,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就迎了上去。一问,竟然是中国来的,还是1998年上海音乐学院的 高材生,2003年转到汉堡国立音乐学院声乐系,主修欧洲艺术歌曲与宗教音乐,半年后她又被接受入该院歌剧系,学习歌剧表演艺术。自此以后,她成为了我们 家中的常客,能做一手湖南菜。最后她骄傲地向我们夫妻展示了德国汉堡国立音乐学院授予她的最高分毕业文凭和艺术家证书。我多次听过她的音乐会,她的落落大 方的艺术表演能力和她动人的花腔女高音的高难技艺,在欧洲赢得了多次大奖,并于2006年,被德国弗莱堡国立歌剧院聘为歌剧A角独唱演员。至今,她已演出 过近20部歌剧,皆为主角。2006年9月我邀请她参加汉堡中国文化节《CHINA TIME》闭幕式,与世界著名钢琴家郎朗在汉堡四千人的议会大厅同台献艺,为此,我很骄傲。

出色的作曲家王珏

王珏
王珏

说 来跟北京说书一般,几年 前,我偶然在德国的一本受读者欢迎的《艺术杂志》里读到了国立汉堡音乐学院院长、著名作曲家Elmar Lampson写的一篇文章。文章中他赞扬了一位中国作曲家王珏的音乐才华。我平生最喜欢支持有才华的中国人,很想结识他,但苦无机会。说来哪有那么凑 巧,某晚,龚丽妮在我们家做饭,随便告诉我,她租的德国私人家,来了一位新房客,也是中国人。她向我埋怨说,此公来自东北,不讲卫生,不修边幅,厨房也不 打扫,就是闷头作曲。“他叫什么名字?”我问。“叫王珏”。“王珏?”,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要丽妮把他请到我们家来。我们很喜 欢他。几个月后,丽妮再也不说他的坏话了,并成为了天然的一对。王珏他,四岁开始学习钢琴,曾连续获奖。1995年开始在沈阳音乐学院、后来转到北京学习 作曲。1998年考入极难进入的上海音乐学院作曲指挥系,2003年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同时,又接到德国Witten/Herdecke大学的邀请, 作为访问学者来到德国。这个音乐天才,连续写出了好多乐曲,他的作品在法、英、比利时、荷兰、奥地利、瑞士、瑞典、丹麦、挪威、日本和中国等地上演。著名 的北德广播交响乐团、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南德广播交响乐团、白俄罗斯国家室内乐团、波鸿交响乐团、卡尔斯鲁厄青年交响乐团、弗莱堡歌剧院,卡尔斯鲁厄歌剧 院等都演奏过他的作品。其中有为弦乐队、为长笛和女声合奏、为笛子独奏、为大提琴独奏、为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合奏、为三只小号合奏、为女声和钢琴(大概是 他们的恋爱史诗)、为打击乐合奏编写的乐曲。2010年他还完成了他的“第一交响乐”。将来说不定,还会成为中国的贝多芬呢!这话可不能给好朋友谭盾听 到,他会生我气的!

总之,龚丽妮和王珏是天然一对。中国有句成语“珠联璧合”,对他们来说,名副其实,我预祝他们辉煌的将来。

“将来比朗朗还要牛的牛牛”

牛牛
牛牛

牛 牛又要来汉堡,在汉堡大音 乐厅演出了。说到牛牛,我可说的就更多了。2006年,为了应对汉堡封.博爱斯特市长要我协助组织中国文化节《CHINA TIME》的请求,我专程来到上海音乐学院,准备邀请中国艺术家来汉堡演出。忽然听说,有个九岁的男孩子在音乐学院附小读书,来自福建,能弹一手好钢琴。 他的惊人之处是,拿来一个谱子,听上一遍,再弹上两遍,就可以把整个谱子背下来。那岂不是活着的小莫扎特了?我当即来到了一个地下琴室,他正在上钢琴课, 小名牛牛。他不但活泼可爱,他的艺术感染力更吸引我,我毫不怀疑地邀请他来德国汉堡献艺,参加《CHINA TIME》开幕式演出。没想到他竟然一曲成名。别忘了,德国是世界古典音乐之乡啊!

一 晃四年过去了。经过牛牛的 刻苦学习,外加他有一个循循善诱的好母亲,他的技艺突飞猛进,小脑内不但存储了几十个钢琴大曲,而且,极难的谱子到他手里,很快地就被他化解了。两年前, 我又推荐十一岁的他,参加了著名的哈伦贝格出版集团在德国多特蒙特举办的世界第三代音乐家演奏节,他们为牛牛特意安排了专场独奏音乐会。牛牛虽然是青少年 音乐家里最小的一个,但他非常自信,娴熟的演奏技巧、让到场的嘉宾两次全场起立鼓掌。这是很少见的。德国科隆大学著名的钢琴教授布朗先生说:“由于牛牛感 情纯真扑实,还未受外界的影响和干扰,在演奏莫扎特的作品时,反而更能真实传递作者本人的写作原意,太难能可贵了。”

现在牛牛已经十三岁,长得和我一样高,在国际上已成为了小名人了。到处应邀在世界各大城市演出,尤其这一年来,两次在日本十来个城市,巡回演出,引起全国轰动,场场爆满,所受到的欢迎程度连我这老朽都妒忌起来了。

牛 牛这次带来了全套的肖邦作 品,有夜曲、奏鸣曲、叙事曲、练习曲,最后压轴的是英雄波兰舞曲。世界一流的唱片录音公司EMI还为他出了《牛牛肖邦作品演奏专辑》。他现在住在美国波斯 顿,拜陈宏宽教授为大师。我相信,像他这样继续健康地走下去,今后完全可能成为比郎朗还要牛的牛牛。这也是他亲口对我说的内心想法。

喜欢西方古典音乐的朋友,你们千万不要失去这两次大好机会,这些青年音乐家都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Kommentieren

Comments links could be nofollow free.